揭秘邵天兰: 回国创业半年即获得两轮数千万融资,这里是他真实的故事

来源:Xtecher

2017-09-28 上一篇 | 下一篇


日前,为工业机器人赋予智能的梅卡曼德(Mech-Mind)机器人科技宣布获得由华创资本领投、伽利略资本跟投的数千万元人民币Pre-A轮融资,此时公司成立仅有短短半年时间,距离创始人邵天兰在德国辞职也不过九个月。如此快的发展速度,初次创业的他是怎么做到的?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Xtecher第一时间深度采访了邵天兰,来为你讲述最真实的创业故事——可能和你想象的很不一样。




最土VS最异类




邵天兰在网站上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清华大学软件学院本科,慕尼黑工大硕士。在德国工作多年,深度参与了最先进协作机器人的研发。2016年夏拒绝了硅谷多家知名企业的offer,回国创业。作为资深程序员,追求炫酷而实用的硬核技术——当然没有比机器人更合心意的东西了。”

 

“写这段介绍时觉得自己土得不要不要的,”邵天兰在采访中笑称,“清华北大本科,然后去国外名牌大学读个硕士,当然最好是博士quit(退学),工作几年辞职回国。现在这种背景的创始人都烂大街了,已经是科技创业圈的标配了。”邵天兰特别强调,千万不要写“毅然”回国,因为“那就更土掉渣了”。

 

但是从另一方面看,邵天兰创立梅卡曼德又是创业者中的异类。他说他在清华的同班同学大部分都在谷歌、微软、华为、BAT等企业,“向我这种做工业领域的人几乎没有。”确实,在AI炙手可热的当下,绝大部分背景相仿的创业团队或是以互联网、金融等行业作为切入点,或是做无人机等等炫酷的智能硬件,而梅卡曼德所赋能的工业机器人主要应用场景却是最传统的工厂和物流。


“工业机器人听起来特别牛,实际上又笨又难用,远远达不到理想中人类帮手的状态。”邵天兰说,梅卡曼德要做的就是将“智能”赋予工业机器人,其核心技术包括基于深度学习的机器视觉、任务级编程模型、自主环境感知、自动逻辑推演、智能路径规划等。而应用场景主要是制造业、物流业中的上下料、码垛拆垛、装卸车、装配等等。最前沿的技术和最传统的应用场景形成鲜明对比。


他是怎么走上这条非典型创业路的呢?


WechatIMG218.jpeg




从程序员,到机器人全栈工程师




邵天兰回忆,他在大一时期就读于清华大学电子系,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加入了电子系科协软件部,并在其中参与了许多有趣的项目。“当年电子系科协的小伙伴们很多已经创办了明星公司,网络安全、AI芯片、VR、智能家居等等,”他忍不住笑,“如果有投资人把当年清华电子系科协的人都投一遍,估计已经是传奇投资人了。”


在科协没日没夜的软件开发工作使他发现自己的兴趣更在于此,因此在大二时转到清华软件学院。他说清华软件学院的极客文化让他至今怀念不已,“就连汇编的大作业同学们都能做出炫酷的游戏,完全超过课程要求。很多人熬夜写程序,不求回报,就是真心喜欢。”


故事至此看起来是一个典型的程序员养成记,然而邵天兰在毕业时却选择去了德国,攻读工业机器人方向。他是一届同学中唯一一个去德国的,“搞机器人最牛的是德国和日本,既然决定要搞就要去最牛的地方搞”。


机器人运动的背后远远不只是邵天兰最为熟悉的软件和算法,而是涉及到一整套的机械、电子、控制等知识,此外机器视觉、机器学习等领域也在深刻地影响着行业。


“真是恶补,每天坐车上下课都在看书。”付出的努力获得了回报,邵天兰在德国读书期间包括毕业论文在内的近一半课程都获得了满分,这让他以最高等级成绩从慕尼黑工大毕业。


实际上,在读书期间,邵天兰就已经开始在德国机器人知名机器人企业Franka工作,毕业后也留下来工作了很长时间。在近四年时间的工作中,他参与了最先进协作机器人的全程研发,并带领团队参加了世界顶级的机器人展会Automatica。全面的知识结构和在德国系统性的学习工作经历成为了邵天兰创办梅卡曼德的傲人资本。




从工程师到CEO




虽然两轮融资都在几天时间内就谈妥了,但邵天兰在采访中多次强调,千万不要把他写成一个顺风顺水的创业天才。


刚决定创业时,邵天兰对如何迈出第一步也是一张白纸。采访时他翻出了当时做得第一版的商业计划书,看起来有些简陋而粗糙。“简直不忍直视”,他捂着脸笑称。


幸运的是,许多创业前辈向他分享了自己的创业经验,在这些帮助和指导下让他顺利进入状态,其中他特别强调了禾赛科技。Xtecher曾多次报道过禾赛科技,CEO李一帆和其他两位创始人都是留美学习工作很多年后毅然回国创业。


“我去上海找到李一帆请教,他们特别仗义,几个创始人给我讲创业ABC,从中午讲到晚上我才算入了门。”


在迈出了第一步之后,凭借之前伴随Franka从最初团队仅有六七个人发展壮大的这一经历,他带领梅卡曼德迅速成长。


邵天兰对自己现在的工作状态笑称,“吾日三省吾身,钱搞到没有?人才吸引到没有?方向琢磨透了没有?”




充分利用人才优势




邵天兰指出,全世界范围内,做软件、算法、AI的顶级人才进入工业领域的极少。跨界竞争,用一支在互联网领域看都很有竞争力的团队,带着德国先进的行业经验进入工业领域,相信这也是梅卡曼德获得投资人青睐的重要原因。


梅卡曼德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付翱是清华精仪系的本、硕毕业生,精通机电一体化,毕业后在“全球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首ABB的工作。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丁有爽博士,先后就读于哈工大、清华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这些都是国内外从事工业机器人研究的顶级院校,他曾获省级优秀毕业生荣誉,发表过十余篇高水平论文和多项发明专利。德国汉堡大学计算机系终身教授、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讲席教授、汉堡科学院院士张建伟教授,担任了梅卡曼德的技术顾问,做前沿技术方面的指导。


“我最擅长做的是软件和算法,而其他合伙人分别对机械和控制精通。这样,我们三人形成一端软件、一端硬件、中间控制的完整链条。因此梅卡曼德整个团队的技术方向和知识结构齐全,可以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方案。”


除了几位创始人,团队中还有很多来自清华等顶尖名校的成员,“小伙伴们都非常踏实,我不迷信‘聪明’,只有真正肯下功夫学习和工作的人才能进入梅卡曼德。”


QQ20170525-143556@2x.jpg




创业


被问及为何选择了做机器人,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好玩儿,有挑战,而且特别有意义。”

 

邵天兰说,在清华大家听着先辈们造原子弹的故事成长起来,对于事业更多的追求是社会的需要和内在的满足。“我们这些人都是拒了大公司高薪出来的,要是光为赚点儿钱搞个app实在没啥意思”。

 

邵天兰经常用人口年龄结构和产业结构现状来分析当前这个领域的市场空间。根据人口统计数据预测,不到十年内二十到三十岁青年人的数量将比现在减少近四成。更重要的是,年轻一代对乏味无聊的重复性工作越来越难以接受,导致制造业、服务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招工将更加困难,劳动力成本以日益高涨。


他在知乎上回答问题“机器人工业不断进步,是否会使后发国家无法通过劳动密集型产业来发展经济,进而国家发展之路在技术上被锁死?”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说“前车之鉴,日本严重老龄化加剧经济停滞,美国部分地区产业空心化带来社会滑坡,南欧丧失工业导致债台高筑。中国必须用机器人留住产业和就业,不能看着高端产业回流欧美,低端产业又被东南亚抢走。”


但于此同时,目前工业机器人的应用领域仍然十分有限。其中制约机器人大规模应用的瓶颈,往往不是机器人的躯体,而是大脑。 


上一篇:多项实用技术吸睛!梅卡曼德工博会首秀回放 下一篇:首次展示AI+工业机器人,梅卡曼德为GTC大会带来了新惊喜

ADDRESS

  • ADDRESS:HomeX, Zhanchunyuan West Road, Haidian District, Beijing, China
  • E-MAIL:info@mech-mind.com

Follow us

Copyright@Mech-Mind  京ICP备16058268号